新闻中心
文化作品

母 亲

2017-05-12 18:03:37 浏览次数:0
 技术管理部   李凤华

  母亲住我家,我就是那幸福的娃娃,我一天也离不开母亲!

  天渐渐热起来,母亲惦记着嫂子的孙子,怕嫂子把孙子带回老家收割麦子时照顾不周,耽误母亲重孙儿的成长!我和妹妹极力劝阻她不要离开我们去看她的重孙儿,“一辈子不管两辈子的事儿,你看大了自己的四个孩儿,也看大了孙子、孙女、外甥女、外甥儿,若再贪心,岂不是剥夺了嫂子当奶奶的权力和义务了!”母亲微笑着看着我们,我知道她主意已定,单等嫂子的电话通知,就会欣然而往。

  我常常给孩子们说,我的幸福是母亲给的,一直现在都在享着母亲的福。

  小的时候,我们在农村,父亲在外地工作,好久才回来一趟,母亲拉扯着我们姊妹四个,在我刚刚懂事时就常听胡同里的大爷爷、二奶奶们说,二妮的娘真能干,背上背着一个孩子,怀里揣着一个孩子,还到井里打水……也许是母亲的影响吧,我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大爷爷去放羊,回来时还捎一筐树叶子;再大些我上学了,农村的学校老师一有农活儿就放假或早放学,母亲很早就锁上大门下地去了,我常常翻墙回家,拿了背筐铲子和前街的彩霞、东街的四华一起去割草,我们象比赛一样蹲在地上扒着抢着铲,一大把一大把的堆成小堆,一小堆一小堆的收起来,放入筐中垛成大大的草垛子,一根细长的绳子紧紧的揽住……天渐渐暗下来,月亮高高升起,她们俩等着,我回去拉车,我在月亮下白练一样的道儿上往家跑,我不敢往左右看,因为那里有坟地……晚上吃了母亲做的手擀面,和姐姐妹妹躺在院子里父亲买来的钢丝床上,听着牛儿羊儿沙沙吃草的声音,望着月亮穿过一片又一片梦幻的云朵,我的幸福绵长……

  当我上了县重点高中,住校了,每周回去,母亲总会想法设法的做些好吃的打发我们的馋嘴,临走还会炒些咸菜辣椒,有时还会给我装些老爷腌的大蒜,这些都是我们当时的美味儿,带到学校往往会“糟到哄抢”,前段时间高中同学聚会,看到一大桌子的美食都吃不下,静突然朝我说,我最喜欢高中时你带的炒咸菜,云说还有你家的糖醋蒜……母亲是我的幸福与骄傲,一直到现在。

  我高中时有段时间学习压力很大,在和母亲下地的道儿上,我突然傻傻问母亲:“我考不上怎么办?”母亲笑嘻嘻的不假思索的说:“考不上也得养着你啊!”我的心好象一下子踏实了,现在想想自己   总是在给孩子施加压力:再不好好学习就赶出去!18岁以后不会再养你了……我哪有母亲那宽广的胸怀!

  在我上大学时,爸爸带我去拜访了他的少年好友—我们村当时唯一的高才生景昌大爷,景昌大爷异常高兴的向同是大学生的大娘说:“凤华的母亲很能干,春节我去她家,她妈妈养了一院子的牲口:一只大牛,一只小牛,四只绵羊,一头猪,鸡鸭成群,她妈妈忙的脚不连地,端着一锅锅的水去饮牛、喂猪,养的牛肥猪壮,四个孩子也这么优秀!”我吃吃的笑着,原来我妈在他们这些文化人儿心目中有这么大的本事!我只知道母亲在大门口和邻居说话时,我家的小牛儿就象孩子似的站在她身旁,还会用它的头温柔的拱拱母亲的围裙、用耳朵蹭蹭、鼻子嗅嗅,瞪大眼睛望望母亲,又望望和母亲说话的人,我放学回来,远远的看到这一幕,羡慕极了。我家的牲口养的好,是村里出了名的!

  当我做了俩孩的妈妈,母亲大部分时间为我照看孩子,抱着一个,牵着一个,我回到家总有热腾腾的饭菜放在桌上。孩子上幼儿园了,不识字的母亲拿着孩子的书看,不会就问孩子,宝贝们也认的不多,他们仨的学习氛围非常的浓,等孩子们一年级上完的时候,母亲居然能把一年级语文课本完全读下来了!现在孩子都上高中了,母亲还常常拿着那本带拼音的《格林童话》一遍一遍的读啊!津津有味,她说:“我觉得读书很有意思!”

  母亲偶尔回老家或去姐姐妹妹家帮忙,也总是把我的衣服、孩子的衣服洗好放在橱子里,告诉我单衣裳放在上层了,棉的已经收起来……



技术管理部李凤华与妈妈(右一)的合影

  我虽然不想让母亲到任何地方,但理性告诉我,我不能“霸占”母亲的晚年,她年龄大了,只要开心想上哪儿就上哪儿,我爱人不这样想,他说,不管母亲上哪儿,过一段时间一定要把母亲“抢”回来!这样母亲才会高兴!有时母亲也很烦恼,她说,你们总是把我的“工作”调来调去的,我也是身不由已啊!

 

 

 

  • 上一篇:我已长大,您未老去
  • 推一把28推百度